www.7893.com

转型发展的核心增长极如何打造?探秘宜宾(中)

时间:2020-08-06 07:46:00 来源:天下广安

7月14日,宜宾临港经开区极米智能光电产业园,尽管汗水已经浸透了衬衣,但项目施工现场安全环保部部长曹向东仍没有停下脚步,一口气巡查完了7栋在建厂房。

“为保证项目按期建成投产,主体厂房建设、厂区铺装绿化等工序都是同步进行。”曹向东先容,作为成(都)宜(宾)“加强区域合作,共推南向开放”战略合作的首个落地项目,该项目总投资15亿元,建设22万平方米厂房及配套设施。

不仅仅是极米智能光电产业园,随着四川时代、朵唯、极米、凯翼、成都理工大学宜宾校区等一批大项目、好项目的成功引进、落地建设、竣工投产,宜宾临港经开区正成为宜宾推进经济转型发展的核心增长极和强大引擎。

项目怎么招?

精诚所至,以情招商招好商

7月15日,记者在四川朵唯智能云谷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四川朵唯”)生产车间看到,工人们正在六条作业线上赶制一批全新订单产品。从零件焊接到整机组装,不到5分钟时间,一台“宜宾造”的朵唯手机就生产下线。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尽管外贸订单大幅减少,但国内市场的开拓让大家今年上半年的出货量再创新高。”四川朵唯董事长何明寿先容。

2017年初,深圳市朵唯科技有限企业牵手宜宾成立四川朵唯,当年6月,首台“宜宾造”朵唯智能手机就正式下线。作为率先落户宜宾临港经开区智能终端产业园的品牌企业,四川朵唯见证了一座城市的发展、一个产业的崛起。

彼时,由于生产要素成本不断攀升,沿海智能制造产业开始向内地转移。宜宾决策层瞅准了机遇,视之为实现转型发展的绝佳契机。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长期以来,宜宾的发展完全仰赖于“一黑一白”,智能制造“零基础”;深居西南内陆,在招商政策差别不大的情况下,宜宾也并没有什么天然优势。

如何破题?以情招商成为宜宾的抓手:借力商协会平台积极对接意向企业,“内培外引”锁定目标企业、集中拳头有的放矢;实施台账式管理,全程跟踪、逐个督办,推动招商模式逐渐从“泛”到“精”转变……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临港经开区投促局工作人员郑逢告诉记者,曾经有个大项目,投促局招商小组跟踪对接了2个月。第一次去只进到了展厅,第四次才进到董事长办公室。经过30次协议文本修改,项目最终落地。

走进宜宾采访,记者听到类似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2018年夏天,因为雷暴天气,飞机无法正常起降。为了赶在合作方主要负责人出国前敲定项目,宜宾招商小组先是开车到400多公里外的贵阳,再从贵阳连夜乘高铁于凌晨3点赶到深圳,9点如约会客。感佩于招商团队的诚意,当天,情感不仅催化了意向企业爽快签约,更促成了与其多家兄弟企业的合作。

以情招商招好商。近3年,朵唯、中兴、苏格、特康、领歌等一大批深圳企业纷纷扎堆落户宜宾。数据显示,三年以来,宜宾引进“三类500强”企业、行业领军企业等98户,到位国内省外资金1900亿元。2020年确定市重点项目352个,总投资6364.5亿元。

服务怎么做?

无微不至,“保姆式”服务促发展

落户宜宾3年,宜宾市智威科技有限企业的年产值呈现爆发式增长,从第一年的3000多万元,到今年,更是有望突破10亿元。

“连年增长的背后,好在有‘一对一’的量身定制服务。”该企业总经理蒋杰回忆,2017年企业在注册时,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就为他们量身定制方案,3天时间就拿到了证件。而这样的“保姆式”服务,从未中断。

“现在还为大家提供月报收集服务。”蒋杰告诉记者,企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大到企业注册、基建困难,小到收发文件、表格填写,一般一个星期内就能收到反馈,并加以解决。

7月15日,四川苏格通讯技术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四川苏格”)战略部外联专员凌锐带着项目二期研发大楼的设计团队在厂区考察。临近中午,有专家提出“想要建筑风貌与布局契合整个经开区的规划,必须去看看沙盘”。

凌锐随即拨通了临港经开区投促局工作人员马燕秋的电话。10分钟后,这名“终身保姆”赶到厂区,联系会展中心、安排摆渡车、落实讲解员,凌锐的问题迎刃而解。

眼下,临港经开区已打造形成了“终身保姆、贴身管家、私人订制”服务企业品牌和“1258”服务企业体系,并实现了所有企业项目全覆盖。从落地、建设、生产、运营所有环节,“保姆”与“管家”都会跟踪服务,“有问题找‘保姆’”不仅成为一句响亮的口号,更成为推动发展的底气。

与此同时,临港经开区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

充分放权:制定“行政许可权力清单”,精简、整合各类行政审批事项66项;制定“内资投资负面清单”,清单之外的投资项目一律实行备案制。

高效管理:建成“全天候自助办税大厅”“出口退税窗口”“一窗一人一机双系统”,发出川内首张“十五证合一”营业执照。

一个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正在形成。

成效怎么样?

无中生有,新兴产业强势崛起

7月14日,在四川苏格生产车间,董事长助理王浩正在检验刚刚下线的外销智能手机成品品质。上半年,企业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

“大家上半年的产值相当于去年全年总产值的7成。”王浩信心十足,下半年才是行业旺季,实现30亿元的年产值目标,问题不大。

如今的临港经开区的智能终端产业园,好项目、大项目纷至沓来。截至目前,共有148个智能终端项目落户临港经开区智能终端产业园,集聚发展之下,101户企业正式投产。

今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第九批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名单,宜宾临港经开区凭借智能终端产业优势榜上有名。而这,只是“4+1”新兴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过去3年,基于《宜宾市支撑智能终端产业发展若干政策》等支撑新兴产业发展的政策“红利”释放,新能源汽车、轨道交通、新材料等产业同样从无到有、加快发展,产业影响力迅速提升。

7月15日,宁德时代在西南地区唯一的生产基地——总投资200亿元的四川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企业动力电池项目现场,数十台大型机械分散在各个区域有序作业。几个月后,中国西部新能源产业基地将在这里筑起。

“就在几个月前,这里还是丘陵田地。短短81天,1000亩丘陵田地就完成了用地征拆和场平。”项目工程负责人先容说,宜宾基地将成为除宁德时代总部之外最大的生产基地。项目的加快建成,将逐步构建起完整的新能源电池及上下游核心产业链体系,共同打造立足四川、面向西南、辐射全国、走向“一带一路”的中国西部新能源产业基地。

一个个承载着产业转型升级、发展动能转换的重点产业项目,正在这片热土上蓬勃发展。数据也印证了这一判断——

从“8+2”产业看,2020年上半年,宜宾八大高端成长型产业增加值增长8.3%,其中智能终端产业增长39.1%、轨道交通产业增长15.3%。(广安日报全媒体记者 蒋师帅)

编辑:卢泠氚

延伸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